网络最前沿的微商新闻资讯

两名女大学生用切身经历告诫:做微商,必须走正道

时间:2017-06-28 08:46    来源:内江晚报    发布者:admin  栏目:资讯
TAG:

  “二十多岁的你还在花着父母的钱,而我已经自食其力,女人就是要做女王!”“不要问我能挣多少,当你问这句话的时候,你的思想还停留在给别人打工的阶段,能挣多少,得问你自己想挣多少!”“敢囤货吗?我敢,所以我做到了”……类似的微商经典语录,你看见过多少?

  在我们的朋友圈,总有那么一些微商,每天刷屏宣称产品如何好、代理如何月入上万,随时在朋友圈晒单晒收入,看起来十分红火,让人心动。

  真实的情况是这样吗?

  近日,两名退出微商的市民向记者讲述了她们的微商故事。

  女生兼职做微商,发现“猫腻”果断退出

  “那时我刚毕业一年多,见一个朋友在朋友圈卖洗发水卖得风生水起,我就买了一套来用,觉得还可以,想着反正自己也要用,干脆就做起了代理。”秦霜(化名)是东兴区人,2013年毕业于内江师范学院,自2015年开始做起了代理微商。

  意外的是,秦霜做代理微商只持续了两个月。销量惨淡是主要原因,另外便是秦霜发现产品质量缺少保障。“我一共拿了20套,成了3级代理。洗发水和护发素一套卖价是164元,3级代理进价是80元,2级代理进价是60多元,1级代理进价是50多元,可见这个产品的成本有多低。”秦霜说,她只听上家说过公司在广东,却不知道其究竟是一家正规企业,还是仅仅是一家小作坊。

  秦霜爆料称,网上鼓吹的微商月入过万,其实在现实生活中特别少,除非是一来就拉到许多代理,将囤货的压力下移,而这样的人少之又少,大部分人都是售卖困难。

  “我特别不喜欢微商的经营模式,一是因为许多产品没有经过国家相关标准检验,质量得不到保障;二是因为微商没有一定的退换货机制,本来产品就是卖给自己的亲友,一旦产生质量问题,金钱就不说了,亲情友情也容易受损。”秦霜还向记者透露,朋友圈里一些所谓天天“收米”的红包截图,大部分都是自己的两个微信号互发,或是让朋友给自己发,截图后再给朋友退回去。

  秦霜告诉记者,上家会要求她定期发送一定数量的朋友圈和产品交易记录,让更多人看到她们每天都有一定的成交量,以此来吸引客户,而如何编辑朋友圈,才更有煽动性,一般都是代理群里有专人上课进行讲解。

  不愿昧着良心做事,两个月后,秦霜放弃做微商,并将所有关于产品的朋友圈全部清空了。“总的来说,我还是亏了一些,幸好亏得不算多。”秦霜说。

  两年下来成总代,朋友圈几乎只剩下微商同行

  无独有偶,去年刚大学毕业的姚琴(化名)在一个月前刚退出了微商行列。她清空了自己的朋友圈,翻着通讯录想要找朋友聊聊天,却发现除了几个同学和亲人,几乎都是微商同行。不再兜售产品,姚琴不知道还可以找谁聊天,怕说一句“你好”,都要被告知“我不买产品”。

  “感觉自己做微商,做得连知心朋友都没有了。”姚琴很沮丧,两年过去,她从小代理做到了总代理。但她抽身退出时,除了没卖出去的囤货,还得将收到的15名代理人的代理费一并转给接手总代。“这样算下来,我亏了4万多元。”

  2015年,正值大三的姚琴见朋友圈里一个朋友卖面膜等护肤品卖得极好,看着她晒名牌包、名牌香水,“同是大学生,觉得别人都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过上好日子,为什么我不行?”抱着这样的想法,姚琴省吃俭用3个月,用1500元作为敲门砖,加入了微商代理的行列。

  喊得热闹,但真正买产品的人并不多。两个多月过去了,除了亲友,姚琴并没有卖出去多少,两个月的销售总额仅有500元左右,与上家每天所发朋友圈中的“日进斗金”差距实在太大。

  “从她那里我才知道,做微商最重要的不是卖产品,而是发展下家,不然很难挣到钱,甚至还会亏本。”上家劝慰姚琴,并“忽悠”她升级发展下家,“现在想来,那时候真的是太蠢了,居然真的相信了,然后向父母朋友借了钱,凑够2800元,升了一级。”

  升级后的姚琴便被上家拉入另外一个微信群,群里每天都会有专人发送制作好的朋友圈模板,姚琴只需要参照模板根据自身情况做一些小改动即可发送,这其中就包括一些“毒鸡汤”、“励志故事”以及一些交易记录、微信提现页面、支付宝提现页面等。

  此外,每天还有业务做得好的微商代理定时在群里给所有人讲课,讲述如何用最好的方式推广产品。“我感觉就是骗人,用一些假的数据和假的热闹来欺骗朋友圈里面的人。当然,我们朋友圈里的人,除了原有的同学朋友亲人,大部分都是通过讲课人发在群里的电话号码加的。上家说,这些就是我们的客源。”

  而尚处在狂热阶段的姚琴,却没有感觉到不妥,只觉得自己掌握到了销售新方法,便按照所谓的“专家”讲课内容来操作。几个月后,姚琴真的发展到了几个代理,囤货也有了销处,让姚琴小赚了一笔。

  姚琴便开始“荼毒”朋友圈,本着“宁可错杀一千,不可放过一个”的原则,将所有的同学、亲人、朋友都发了个遍,让亲友不堪其扰。有同学反驳她时,她还要用一些“毒鸡汤”反驳回去。而姚琴的朋友圈也开始慢慢变成了微商同行和一些陌生人,私密的朋友圈变成买卖的“菜市场”。

  姚琴继续沉浸在“今天买房、明天买车”的幻境里。经过一段时间的发展,她拉到了29名代理,销售步入正轨,有进有出,每月能收入上千元。

  毕业后的姚琴,签了一家公司正式上班,工资不高,工作清闲,也有时间继续做微商。但自2016年6月开始,渐渐有一些小代理退出微商,姚琴也由此囤积下了部分产品。

  遭遇客户打耳光,她反省之后退出微商

  今年2月14日,一名男性客户在姚琴处购买了一盒面膜,用做给女友的情人节礼物。与平时一样,因客户就在本地,姚琴便送货上门。

  本以为事情到此便结束了,谁料两天后,该名客户给姚琴发微信表示还要购买一盒面膜,让姚琴送货上门,再直接给现金。“我想着,都是熟人了,下了班就拿着面膜去了他说的地点。”让姚琴没想到的是,到了地点,该名客户径直冲上来给了她一耳光,质问她为什么卖假货,让他女朋友的脸“烂了”,让她赔偿。姚琴当场蒙了,不知所措。

  姚琴劝说无果,便声称再动手便报警,才让该客户冷静下来。

  “后来我们谈了一会儿,才晓得他女朋友属于敏感肌肤,平时用的护肤品都是特定的。”姚琴说,之前,虽然也有客户向她反映产品效果不好,但因此被人打还是第一次遇到。

  事后,姚琴开始认真反思自己,她慢慢发现,自己曾发表在朋友圈里的那些言论,如今看来是那么可笑。

  “那种面膜一盒售价168元,我做小代理时拿价是98元,而做到了总代,进价是45元,我的上家是董事,她的拿价是32元,那这盒面膜的成本价是多少?可想而知。”姚琴告诉记者。

  “我们招收的代理主要来自学校,很多都是女大学生,因为每月的生活费紧张,大多都经受不住我们的言论诱惑。微商月入过万的真的很少,做到了中层也能挣一些钱,但不多,还要昧着良心。”今年5月初,姚琴正式退出了微商。

  回顾过去的两年,姚琴说,现在只想好好上班工作,将欠下的钱还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