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络最前沿的微商新闻资讯

安徽90后女子拉父做微商卖假酒 阿里打假黑科技助警方破1500万元假酒案

时间:2018-01-02 12:18    来源:锦程物流网    发布者:admin  栏目:案例
TAG:

  出厂价15元的假酒,经微商几次转手售价可达上百元。

  近日,在阿里巴巴打假特战队协助下,安徽省芜湖市公安查处一起主要通过微商销售,跨江苏、安徽多地制售假冒知名白酒案。警方现场查获假冒“天之蓝”白酒800余箱、“梦之蓝”白酒500余箱,灌装生产线一条,初步统计涉案金额超1500万元。

 

  阿里巴巴平台事业部研究员钱磊介绍,为阻止售假者进入平台,阿里巴巴建立起面向全平台的智能商品风控体系。但售假者遍布整个网络,只有让制售假者付出更高的违法成本,才能遏制网络假货。为此,仅2017年1月至11月,阿里巴巴便协助执法机关破获制售假案件674个。

  回收酒瓶造假“天之蓝”一年卖出5000箱

  2017年初,家住安徽省芜湖市镜湖区的90后女子宣某某,得知父亲老友王某某能弄到低价假冒的洋河酒厂“天之蓝”、“梦之蓝”白酒,见有利可图便拉父亲做微商,她负责招揽生意,父亲负责进货。

  为躲避监管,起初宣某某前期将假酒卖给身边熟人,谁家要举办婚礼,她便通过微信联系售卖假冒的“天之蓝”、“梦之蓝”白酒。因利润可观,宣某某便大起胆子在微信朋友圈公开叫卖,进价200元四瓶一箱的假酒,宣某某加价100元到150元出售,短短半年中仅“天之蓝”假酒便卖出200多箱。正在宣某某忙着扩展自己的假酒生意时,芜湖市公安执法部门已盯上了这个售假团伙。

  2017年10月,在阿里巴巴打假特战队协助下,芜湖市公安局对宣某某的售假窝点进行了查处。据宣某某交代,给她提供假酒的王某某是从江苏宿迁市进的货。警方顺藤摸瓜最终于2017年11月23日,将位于宿迁市宿城区的制售假酒窝点进行查处。而这些假冒“天之蓝”、“梦之蓝”假酒竟出自一正规酒厂。

  该酒厂在生产自己注册品牌白酒同时,也生产假冒“天之蓝”、“梦之蓝”白酒。其用于生产假冒“天之蓝”的酒瓶,是以每只三到五元从外面回收而来。

  据经营该厂的秦某某交代,仅2017年他们便销售了5000多箱假冒“天之蓝”、“梦之蓝”白酒。一瓶市场上标价300元左右的“天之蓝”白酒,其批发价只有15元。目前,包括吴某某、王某某、秦某某等十余人人,因销售假冒注册商标商品罪被警方刑事拘留。

  阿里“架设”数千拦截网阻击假货

  阿里巴巴平台治理部研究员钱磊介绍,为阻击假货,阿里巴巴建立了面向全平台的智能商品风控管理体系——商品管控大脑,设置了数以千计的拦截规则。每个规则都如一张拦截网,将涉假商品挡在平台之外。

  而为让这些规则能高效执行,阿里巴巴工程师和规则小二研发并应用了十余种技术和产品。

  “首先系统要能识别发布的是什么商品,这就需要图像及文本识别技术来支持。”钱磊表示,阿里巴巴图片识别技术包含了文本识别、商品识别以及LOGO商标识别等模块,每日计算商品图片约6亿张,每秒可扫描图片上文字23546287个,对商品详情图片上文字信息平识别准确率已达97.6%,接近人眼识别水平。

  但光让系统认出字和商标还不够,还需能理解字背后的意思,这就需要知识库的搭建和参与。钱磊说道,在与品牌权利人及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等部门合作中,阿里巴巴建立了庞大的商品知识图谱,可梳理出如知名白酒商品的信息特征。

  基于这些特征,阿里巴巴制定出拦截、管控策略,来判断要发布商品的“真假”,对有问题的商品进行拦截。以知名白酒商品发布拦截为例,目前就有11套规则在实施,仅酒类发布端,阿里巴巴每日便拦截超4000件有问题的知名白酒商品发布。

  识别出商品,有了拦截规则,面对近20亿商品的动态市场,还需高效的数据提取和处理平台支撑。为此,阿里巴巴研发了流数据及批量数据分布式处理引擎,该引擎每秒可支持数万件新发布商品信息的辨识。“因为采用分布式计算原理,如果需要,每秒十几万件也能实现。”钱磊说。

  有售假者三次被抓一天牢没坐

  虽然有强大的风控和拦截体系。但如今的售假者总是通过变异商品名称、遮挡商标等方式躲避平台监管,甚至出现在社交软件和论坛打广告,在平台上交易的情况。

  “针对这些变异商品,阿里巴巴在不断调整方案、丰富打假知识库的同时,也将拦截下的售假者信息同步各地公安,协助打击线下假货源头。”阿里巴巴平台治理部知识产权保护总监叶智飞介绍,只有让制售假者得到应有的惩罚,才能根治目前的假货问题。“但从实际情况来看,我们打了很多,公安抓了很多,但付出代价的制售假者很少。”

  叶智飞表示,2016年通过大数据打假模型体系主动防控、权利人举报、消费者投诉、神秘抽检等方式,阿里巴巴筛查认定4495条售假线索;执法机关接收1184条;公安机关能够依据现行法规进行刑事打击的有469例。截至目前有刑事判决结果的仅33例,近80%还判了缓刑。

  2017年3月就有媒体报道,一名卖了上万双假冒安踏运动鞋的售假者,从2011年起连续被抓3次,第一次被没收了设备,第二次被罚款,最后一次被判了缓刑。结果他一天牢没坐,制假规模还逐年扩大,目前仍在制售假鞋。

  对此,安踏集团法务部品牌保护周经理表示,鞋服行业受假货困扰多年未能根本解决,主要因为犯罪成本太低,难以震慑犯罪份子。

  “只有不断提高制售假者成本,像治理酒驾一样打假,让售假者疼,才能治理好假货问题。”叶智飞介绍,2017年1月至11月,阿里巴巴累计向全国执法机关推送涉假线索1683个,协助执法机关破获制售假案件674个。

  而为让制售假者付出更高违法成本,从2017年1月起阿里启动“追杀三千里”项目,希望通过运用民事诉讼手段“追杀”售假者,提高售假成本。据阿里高级法律专家张译文介绍,不到一年的时间,阿里已连告5家售假店铺,目前两起已一审宣判,均以阿里胜诉收局。